<font id="k2poqk"><q id="k2poqk"></q><select id="k2poqk"></select><div id="k2poqk"></div><abbr id="k2poqk"></abbr></font><tfoot id="k2poqk"><strong id="k2poqk"></strong><del id="k2poqk"></del></tfoot><tbody id="k2poqk"><code id="k2poqk"></code></tbody>
      <dt id="k2poqk"><span id="k2poqk"></span></dt><strike id="k2poqk"><sup id="k2poqk"></sup></strike><strong id="k2poqk"></strong><tfoot id="k2poqk"></tfoot><dfn id="k2poqk"></dfn><li id="k2poqk"></li><em id="k2poqk"></em><center id="k2poqk"><table id="k2poqk"></table><dfn id="k2poqk"></dfn><ins id="k2poqk"></ins><abbr id="k2poqk"></abbr><tt id="k2poqk"></tt></center>
              • <big id="kte9il"></big><option id="kte9il"></option><strong id="kte9il"></strong>
              • <span id="t0x4ji"><form id="t0x4ji"><blockquote id="t0x4ji"></blockquote></form></span><div id="t0x4ji"><q id="t0x4ji"><strike id="t0x4ji"></strike><select id="t0x4ji"></select><strike id="t0x4ji"></strike><code id="t0x4ji"></code><dl id="t0x4ji"></dl></q><form id="t0x4ji"><strike id="t0x4ji"></strike><big id="t0x4ji"></big><q id="t0x4ji"></q><ins id="t0x4ji"></ins><button id="t0x4ji"></button></form></div><dfn id="t0x4ji"><abbr id="t0x4ji"><big id="t0x4ji"></big><strong id="t0x4ji"></strong><fieldset id="t0x4ji"></fieldset></abbr><dfn id="t0x4ji"><dfn id="t0x4ji"></dfn><noscript id="t0x4ji"></noscript><acronym id="t0x4ji"></acronym><small id="t0x4ji"></small></dfn><ul id="t0x4ji"><del id="t0x4ji"></del></ul><big id="t0x4ji"><tfoot id="t0x4ji"></tfoot><q id="t0x4ji"></q></big></dfn>
                    • <table id="maplqe"></table><li id="maplqe"></li><ul id="maplqe"></ul>
                      1. <table id="0omnw4"></table>
                                    <select id="r730kd"></select><b id="r730kd"></b><style id="r730kd"></style><fieldset id="r730kd"></fieldset><sup id="r730kd"></sup>
                                      • <em id="gmri0x"><label id="gmri0x"></label><sup id="gmri0x"></sup><fieldset id="gmri0x"></fieldset><b id="gmri0x"></b></em><thead id="gmri0x"><strike id="gmri0x"></strike><b id="gmri0x"></b><bdo id="gmri0x"></bdo></thead><dfn id="gmri0x"><center id="gmri0x"></center><dl id="gmri0x"></dl><noframes id="gmri0x">
                                          <address id="gmri0x"></address><strong id="gmri0x"></strong><noframes id="gmri0x">

                                              網上******娛樂場大全-研究民俗——春節

                                              網上******娛樂場大網上******娛樂場大全 在中國,家家戶戶都有一個大節,一年一度,規模浩大,習俗盛多,在其中的一個月裏,大家都要享受這節日的歡樂。這個對中國人最爲重要的節日,就是中國年。
                                                從農曆的臘月開始,家家戶戶就開始忙碌了,准備著過年的東西。人們似乎忘記了一年來的勞累,只管全身心投入到年的節日之中。其實,在中國人心裏,過年並不是春節,應該是從臘月二十三開始,到元宵節幾乎一個月的時間裏,都屬于中國人的年。
                                                臘月二十三號,俗稱的小年,它是整個春節慶祝活動的開始和伏筆,是民間祭竈的日子。據說,每年臘月二十三,竈王爺都要上天向玉皇大帝禀報這家人的善惡,讓玉皇大帝賞罰。因此送竈時,人們在竈王像前的桌案上供放糖果、清水、料豆、秣草,其中後三樣是爲竈王升天的坐騎備料。祭竈時,還要把關東糖用火融化,塗在在竈王爺的嘴上。這樣,他就不能在玉帝那裏講壞話了。不過,民間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竈”的習俗,因此祭竈王爺,只限于男子。祭竈,預示著過年的開始,從這一天起,人們就要在歡樂中忙碌起來了。
                                                在傳統的中國年裏,有許多具有中國特色的傳統習俗,在民間,更有從小年到春節的順口溜:“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年雞,二十八,把面發,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這些順口溜,在民間家喻戶曉,流傳千年,是中國年節日的象征與傳統。
                                                經過七天的忙碌,人們就要迎接真正的新年了。從除夕開始,到大年初一,這是最高興和熱鬧的時間段。到了新年,家家戶戶要團圓,在外漂泊的遊子也要回家過個團圓年。除夕晚上,一家人要聚在一起吃個年夜飯,也是團圓飯。傳統的年夜飯就是餃子,煮餃子時,要鳴放鞭炮。餃子要煮得多,必須有余,飯後鍋內要放上饅頭,意在有余頭。水餃煮好後,先盛一碗敬天地,再盛一碗敬竈君。就餐時,除每人一碗外,還要多盛一到二碗,意在希望人丁興旺。吃餃子充滿了節日的歡樂氣氛。春節的餃子裏多包有錢、棗、栗子等,吃到紅棗,意味著新一年能起早幹活,勤勞致富;吃到栗子,意味著新的一年能出大力,流大汗;吃到花生米,就能長命百歲;吃到錢,就能發財。不管誰吃到其中的哪一種,大家都衷心地祝賀。如果小孩吃到了錢,家長更十分高興,認爲孩子有出息,除了鼓勵以外,還要賞錢,以示祝賀。
                                                吃完了歡樂的年夜飯,接著就是守歲了。除夕守歲是最重要的年俗活動之一,守歲之俗由來已久。最早記載見于西晉周處的《風土志》:除夕之夜,各相與贈送,稱爲“饋歲”;酒食相邀,稱爲“別歲”;長幼聚飲,祝頌完備,稱爲“分歲”;大家終夜不眠,以待天明,稱曰“守歲”。“一夜連雙歲,五更分二天”,除夕之夜,全家團聚在一起,吃過年夜飯,點起蠟燭或油燈,圍坐爐旁閑聊,等著辭舊迎新的時刻,通宵守夜,象征著把一切邪瘟病疫照跑驅走,期待著新的一年吉祥如意。這種習俗後來逐漸盛行,到唐朝初期,唐太宗李世民寫有“守歲”詩:“寒辭去冬雪,暖帶入春風”。直到今天,人們還習慣在除夕之夜守歲迎新。
                                                除夕的一夜,家長還要向孩子發壓歲錢。守歲,或拜年時,長輩要將事先准備好的壓歲錢分給晚輩,據說壓歲錢可以壓住邪祟,因爲“歲”與“祟”諧音,晚輩得到壓歲錢就可以平平安安度過一歲。壓歲錢有兩種,一種是以彩繩穿線編作龍形,置于床腳,此記載見于《燕京歲時記》;另一種是最常見的,即由家長用紅紙包裹分給孩子的錢。
                                                大年初一,互相拜年,祝賀平安度過了一年。到了初二,就是看望朋友和親人的時間。這一天,人們要拿著大包小包的禮品,去朋友或親人家拜年。
                                                到了正月初三“歸甯”節,女婿看老丈人、媳婦回娘家;
                                                正月初四竈神節,恭迎竈神回民間;
                                                正月初五財神節,接財神回民間;
                                                正月初六窮神節,送走窮神;
                                                大年初七“人日節”,安頓身心,休養生息;
                                                正月初八習俗谷日節,
                                                傳說初八是谷子麥子的生日。這天天氣晴朗,則主這一天稻谷豐收,天陰則年歉;
                                                正月初九的習俗天日節,正月初九是天界最高神只玉皇大帝的誕辰,俗稱“天公生”;
                                                正月初十地生日:石頭生日老鼠嫁女。
                                                過完了這些習俗,年就基本上完了。接下來就是元宵節,像是年的補充,在回味淡去的年味。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裏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鬓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十年于蘇轼而言轉瞬即逝。與知書達理的王弗結爲連理枝,剛還是小軒窗,正梳妝,轉瞬十年,便只有孤墳一座,而十年之後,竟惟有淚千行……
                                                1055年
                                                蘇轼這日漫步到某官家旁,門前的柳樹婀娜多姿,正值冬日,此地雪方尺不積,蘇轼只是稍有留心于眼前之景。數日後,雪晴,蘇轼卻見此地墳起數寸,疑是古人藏丹藥之處,便欲發之。而王弗上前對其加以阻止,說道:“若娘還在,定不會讓你去挖墳的。”蘇轼慚愧不已,便止。
                                                不難看出,蘇轼與王弗成親時蘇轼並未動情,但王弗作爲妻子,不僅盡到了一個妻子的義務,更是一個诤友的身份。她陪伴在蘇轼身邊,去關懷他,提醒他,指點他,讓蘇轼對她從不屑到欣賞,到尊重,到感謝。
                                                王弗的聰慧和善解人意給了蘇轼很多幫助與安慰,他們也就這樣安甯幸福著過了11年的夫妻生活。
                                                1065年
                                                這年對蘇轼而言是充滿打擊的一年。都說紅顔薄命,人生最難躲開的便是命運的無常,回望過去的一個十年,不論是生活還是官場,他都離不開王弗,可如今王弗就這樣離開了他。
                                                他在墓志銘中寫到:“君諱弗,眉之青神人,鄉貢進士方之女。生十有六年而歸于轼。有子邁。君之未嫁,事父母,既嫁,事吾先君、先夫人,皆以謹肅聞。”雖句句簡單,但卻充滿了對王弗的敬重與感謝,但更多的是無限的感傷與悲痛。
                                                從1055年到1065年,十年,物是人非。十年前還是聰穎賢惠的王弗站在眼前,十年後就只剩下一具早已冰冷的屍骨。但這十年,是幸福的十年,是順利的十年,是充滿美好回憶的十年,對蘇轼而言是十分珍貴的十年。
                                                離開了王弗,蘇轼在官場上頗受壓制,心境悲憤,終還是磕磕絆絆地過來了,只是少了王弗,雖有閏之陪伴左右,但卻沒了往日的警醒與勸告,十年也就這麽過去了。
                                                1075年
                                                這天夜裏,密州沉浸在一片安詳之中,而屋內,蘇轼猛地一驚,從夢中醒來,坐在床上,蘇轼才發現淚已沾襟,夢中夢到的不是他人,正是王弗,兩人相視相望,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想到孤墳千裏,蘇轼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淒涼與悲傷。而一首江城子也就因情而生。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從1065年到1075年,十年,相思難忘。妻子明明已離開了十年,可就是一場夢,仿佛昨日妻子正在小窗前對鏡梳妝。這十年,苦也有,樂也罷,雖說有坎坷,但未有大風大浪。這十年,是安甯的十年,是壓抑的十年。
                                                但若是蘇轼能預知未來,他定會好好的享受這十年光景,他怎會料到,接下來的十年,風雨飄搖,一場風暴正在來臨。
                                                1085年
                                                宋哲宗即位,司馬光重新被啓用爲相,以王安石爲首的新黨被打壓。蘇轼複爲朝奉郎知登州。只有他知道,這有多麽不容易。烏台詩案成了他一生的轉折點,先是入獄,出獄後有被貶黃州,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無官一身輕”了,不再爲官參政,只需開墾坡地,種田養家,整日飲酒作詩,借酒消愁。
                                                從1075年到1085年,十年,受盡打擊。烏台詩案就好像一場地震,余波不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度遭貶,還有何信心可言,但蘇轼卻站在了東坡,任爾東西南北風,豁達面對,詩賦也達到了人生的巅峰。這十年,苦了蘇轼,但也磨砺了蘇轼,造就了蘇轼。這十年,是搖擺的十年,是曲折的十年,應該說也是珍貴的十年。
                                                2015年
                                                不知多少個十年過去了,回望蘇轼的這3個十年,感慨萬分。十年,讓蘇轼看到的是,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十年,讓蘇轼悟到的是,一蓑煙雨任平生,也無風雨也無晴。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8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