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d="7thfdw"><ul id="7thfdw"></ul><dl id="7thfdw"></dl><dd id="7thfdw"></dd></ul><b id="7thfdw"><abbr id="7thfdw"></abbr><form id="7thfdw"></form></b><legend id="7thfdw"><span id="7thfdw"></span><blockquote id="7thfdw"></blockquote></legend><tfoot id="7thfdw"><strong id="7thfdw"></strong><button id="7thfdw"></button><acronym id="7thfdw"></acronym><li id="7thfdw"></li><code id="7thfdw"></code></tfoot><option id="7thfdw"><noframes id="7thfdw">
  1. <table id="7thfdw"><select id="7thfdw"></select><fieldset id="7thfdw"></fieldset><ins id="7thfdw"></ins><tbody id="7thfdw"></tbody></table><u id="7thfdw"><address id="7thfdw"></address><dt id="7thfdw"></dt><th id="7thfdw"></th></u>
        1. <bdo id="7isp77"><small id="7isp77"><legend id="7isp77"></legend><optgroup id="7isp77"></optgroup><noframes id="7isp77">
            <address id="7isp77"></address><em id="7isp77"></em><li id="7isp77"></li><small id="7isp77"></small>
                • 貸款衆生相:不敢貸、不願貸與猛放貸

                  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       2018-01-15      來源:網絡整理

                  貸款衆生相:不敢貸、不願貸與猛放貸

                  2016-01-18 16:08:40 來源:南方周末 (0人參與)

                  責任編輯:屠桐銘

                    2015年,央行貨幣政策轉向寬松,但在市場上,卻不斷傳來商業銀行貸款審批權上收的消息,大量不良貸款迫使銀行趨于保守。而一些資質尚佳的企業卻選擇自我收縮,使得商業銀行無處可投。與此同時,全國信貸規模卻在狂飙,政策性銀行成爲了“穩增長”的主力。

                    銀行惜貸

                  “現在形勢不好,我反而壓力不大。”羅桦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因爲大家都沒業務。”

                    羅桦是一家大型商業銀行惠州二級分行的貸款經理,對口中小企業。這大半年以來,他的業務幾乎停滯,因爲其所在行的貸款審批權被上收到了深圳分行。

                    沒了貸款審批權,意味著新增貸款要經過層層審批,流程多、速度慢,並且額度十分有限。羅桦接觸到的中小企業很難再從他這裏拿到貸款。最近,他聽得最多的一句抱怨是“以後再也不貸款了,銀行太難伺候”。

                    自2014年11月以來,央行已5次降息、4次降准,但市場上的流動性卻並不寬松。在珠三角另一制造業重鎮東莞,商業銀行同樣收縮著自己的錢袋子。

                    “今年不太敢放貸,轉做按揭的多。”一位東莞銀行業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當地兩家行事作風以“激進”著稱的大型商業銀行,2015年已經大幅度壓縮貸款規模。其中一家銀行全年的貸款總額只有20個億,這在過去,只能滿足東莞一個大集團及其關聯企業的授信。

                    在溫州中小企業最爲集中的樂清市柳市鎮,一家國有商業銀行的信貸經理李哲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其所在行已經連續兩年不再新增企業貸款,企業客戶一次最多能拿到10萬額度。此外,當地多家銀行的放貸審批權也被收回到了溫州、杭州分行層面,銀行員工的收入隨之大降。

                    各地銀行的放貸條件愈發嚴格。比如提高對擔保人的要求,以前優質客戶或一些小額貸款不需要擔保人,如今擔保人成爲必要環節,以確保銀行有第二追溯人。又比如,過去一些集體土地可以作爲銀行抵押物,如今則很難。

                    在房價大跌的城市,銀行還對客戶抵押物進行重新審核和定價。比如之前企業憑價值100萬的抵押物獲得了60萬的貸款,現在抵押物重新估價,若折價一半,企業則要提前還貸30萬。

                    “經濟好了我再建”

                  銀行貸款審批權上收的原因正是企業和政府信用透支後,各地銀行不良資産不斷新增。

                    2015年上半年,羅桦所在的惠州分行不良貸款超標,貸款審批權因此被上收。“銀行的難處主要在于抵押物有價無市,抵押的房子市價確實10000元一平,但拍賣時6000元依然流拍,還耗時間。”羅桦說,所以,惠州現在即使有抵押物也貸不到款。

                    2011年溫州爆發民間借貸危機,銀行不良風險更早地暴露出來。李哲說,危機爆發後,不良貸款以溫州樂清地區最多,而溫州樂清地區不良最多的又是柳市鎮,其所在支行共有不良5個億,不良率高達10%,“相當于吐出了過去10年的利潤”。

                    眼下,小額不良又開始冒頭,李哲所在行溫州地區的信用卡不良已經達到4000萬。

                    銀監會的數據顯示,2015年三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1863億元,較上季度末增加944億元,其中不良貸款率1.59%,較上季度末上升0.09個百分點,比年初增加0.36個百分點。

                    經濟下行形勢下,資質不佳的企業得不到貸款,資質尚佳的企業卻又不敢貸款。它們選擇自我收縮,防止更多的産能過剩,使得商業銀行的錢無處可投。

                    溫州企業家徐鴻圖執掌一家塑料制品企業將近20年,2015年,他斥資8000萬拿下一塊地皮准備蓋新工廠,土地已經打樁,但他沒打算開工,“前段時間開發區問我,‘你到底建不建?’我說,‘不建’”。

                    “經濟好了我再建。”徐鴻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現在公司業務每況愈下,他甯願8000萬的地荒在那裏,也不願再投一個億,“那樣損失更大”。

                    徐鴻圖認爲,企業不擴張就沒有融資難。對于他的擴廠項目,即便現在,銀行也是願意放貸的,是他自己選擇了“守”。盡管銀行給他的利息率極具誘惑,年利率只有5%左右,僅爲前些年的一半。

                    像徐鴻圖這樣選擇收縮的企業並非個例。多位銀行業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許多項目工程選擇停工以自保,一些好項目則有多家銀行在爭奪,特別是軌道交通、港口、公路等基礎設施領域,競爭趨于白熱化。

                    中國工商銀行城市金融研究所經濟分析師趙幼力認爲,在當前工業和投資大幅下滑、國有大型企業生産經營狀況較爲困難的背景下,大型商業銀行恐怕會遇到越來越嚴重的有效信貸需求不足的問題。

                    央行數據顯示,2015年10月人民幣貸款增加5136億元,相對9月幾乎減半。此前7月至9月新增信貸分別爲1.48萬億、0.81萬億、1.05萬億元。前三季度,16家上市銀行“貸款與墊款”總額亦呈梯級下滑,分別爲2.01萬億、1.55萬億、1.03萬億,到三季度末的銀行表內信貸總額爲58.14萬億元。

                    信貸狂飙之謎

                  盡管商業銀行普遍惜貸和信貸有效需求不足,2015年信貸規模卻現狂飙。

                    央行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1—11月,金融機構新增人民幣貸款已經超過11.1萬億元,創下曆史最高紀錄。市場預測,2015年全年新增的人民幣貸款將超過13萬億,大大超過近年來的高點——2009年的9.59萬億和2014年的9.78萬億。

                    工商銀行前行長楊凱生指出,2015年新增貸款占GDP的比例處于近5年來的最高水平。

                    信貸急劇增長的原因有多重,比如,截至2015年9月,地方融資平台貸款置換已超1.5萬億元。另外,2015年央行啓用了新的統計口徑,因擴展口徑多出了1萬億新增人民幣貸款。

                    盡管如此,2015年新增信貸仍比信貸超常規投放的2009年同期還多增了1萬來億。

                    其原因之一是,政府對信托等銀行表外融資的監管不斷加強。信托貸款一直是影子銀行的主力,隨著房地産市場的降溫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與政府分割,影子銀行逐漸回歸銀行資産負債表內。

                    央行的數據顯示,2015年前三季度信托貸款占社會融資規模(是指實體經濟從金融體系獲得的資金)增量比進一步縮減爲0.5%,而其2013年的峰值是10.63%。

                    信貸狂飙的另一原因,是政策性銀行的貸款規模快速膨脹。如國開行2015年前三季度發放貸款1.95萬億元,幾乎占到信貸總額的1/5。其中,2015年國開行完成專項建設基金資金投放5800億元,發放棚改貸款7500億元,是2014年同期發放的近兩倍。

                    專項建設基金是國家發改委推出的專項建設債券,由國家開發銀行和農業發展銀行定向發行,建立資金池後,國開行和農發行在國家發改委提供的各地優質項目中選擇項目投放資金,大多投向三農建設、軌道交通、重大基礎設施和民生工程等。

                    商業銀行信貸規模下滑的同時,國家政策性銀行成爲“穩增長”的主力軍。

                    一位國開行內部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專項建設基金用于彌補企業資本金不足,相當于房子的首付,“資本金短缺是很多項目貸不到錢的主要原因。”他表示,專項建設基金還會起到杠杆作用,撬動銀行貸款和社會資本,資本金和其余資金將會同時到位。

                    爲撬動更多融資,國務院下調了固定資産投資項目資本金比例。如港口等投資最低資本金比例要求由30%降爲25%,鐵路、公路、城市軌道交通項目由25%降爲20%等。

                  標簽:




                  關鍵字:貸款,衆生相,不敢,不願,放貸
                  本文地址: 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 http://www.ericemms.com/wenda/daikuan/1606.html

                  掃一掃“網帝財富管家”,微信貸款秒到賬!

                  點擊菜單“在線秒批”,三步即可快速完成貸款,選擇多、到賬快、額度高、手續簡便。
                  微信公衆號:網帝財富管家(haha123456)
                  【原創聲明】凡注明“來源: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的文章,系本站原創,任何單位或個人未經本站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制發表。否則,本站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風險提示: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作爲理財産品門戶進行信息發布,不對任何投資人及/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無論是明示、默示或法定的。網帝財富提供的各種信息及資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數據、圖表及超鏈接)僅供參考(如:曆史或預期收益不代表實際收益),不作爲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構成任何邀約、投資建議或承諾,投資人應依其獨立判斷做出決策。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産生的風險等後果請自行承擔,網帝財富不承擔任何責任。
                  • 服務支持
                  • 商務合作熱線:
                    000-000-0000
                  • 微信公衆號
                  • 新浪微博
                  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  版權所有 © 2014-2017  粵ICP備00000000號 網站地圖